关于辅酶NAD+与辅酶Q10的不同,你需要了解这些

  1904年,在他们发现NAD+之前,英国生物化学家ArthurHarden和WilliamJohnYoung发现辅酶1NAD(H),LouisPasteur刚刚证明,在制作面包、葡萄酒、啤酒等食物时,酵母细胞负责发酵。ArthurHarden试图在酵母细胞的外部重新发酵。实验中,他把酵母菌中的组分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热不稳定的(即一种加热破坏酵母发酵性的能力),另一部分是热稳定性。Harden和Young通过分离和再组合,证明了热不稳定部分的发酵能力依赖于热稳定部分。研究人员推测,热不稳定部分包含一种或多种负责发酵的蛋白质(酶),而热稳定的部分则包含辅助因子(辅酶)和其它稳定分子。

  VonEuler-Chelpin转到化学博士,继续在Harden和Young学习中从事热(bu)爱(wu)化(zheng)学(ye)。在研究中,他进一步分离了酵母细胞的热稳定性部分,“纯化”了NAD(H),并发现了NAD(H)的二核苷酸结构,科学家对β-烟酰胺单核苷酸的一见钟情。

  1929,HansvonEuler-Chelpin和ArthurHarden因对发酵的研究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

  一九五七年,以FrederickGrane博士为首的美国威斯康新大学的团队首次从牛心中分离出一种黄色物质。同一年,英国的莫顿博士从缺乏维生素A的小鼠的肝脏中提取了这种化合物,称为泛醌,那就是普遍性。泛醌即辅酶Q10,也叫癸烯醌,维他命Q10,与脂溶性维生素相似。它含有丰富的人体、肝、肾、胰腺等器官。

关于辅酶NAD+与辅酶Q10的不同,你需要了解这些

  NADH与辅酶Q10均参与细胞有氧呼吸,它们共同存在于电子传递链中。NADH[H]含有大量能量,而NADH是电子与[H]的供体。NADH把两个电子传送到一个复合物Ⅰ(NADH:辅酶Q氧化还原酶复合物),然后通过铁硫蛋白向辅酶Q传递。复合物II(琥珀酸脱氢酶)从琥珀酸中获得电子,也传递到辅酶Q。从这两种复合物接受的电子传递到复合物III(辅酶Q:细胞色素C氧化还原酶),最终传递到氧中,O2接受电子,与H+结合,产生H2O。

  有氧呼吸在线粒体内膜的电子传递链过程。

  NADH是一个电子传递链,而辅酶Q10是电子传递体。辅助酶Q10,镶嵌在线粒体脂质内层,其自身的脂溶性也使得其在膜上高度流动。NADH是一种水溶性成分,除了提供电子外,还能提供[H],作用相当于为氧化磷提供能量。

  二者对能量的促进作用有何异同?GeorgeBerkmier教授主要关注生物能量研究,提出了这样的看法:

  两种方法均支持细胞能量产生。辅助酶Q10参与细胞的能量生产,但含量明显低于NADH。辅助酶Q10要求NADH把它转换成一个还原型。辅酶Q10只有在它的还原形式下才有活性,并能把电子从NADH传给氧,然后以ATP的形式产生能量。

  我想辅酶Q10应该总是和足量的NADH一起使用。与之相比,NADH即使是无氧状态(在无氧状态下),也可能不需要辅酶Q10就产生能量。如果高水平运动员长期锻炼(马拉松运动员或自行车赛),他们的肌肉就会处于无氧状态。即便如此,NADH仍能产生能量分子ATP,而辅酶Q10在无氧条件下不能产生ATP的能量。NADH比其它产物更能产生细胞能量。

  但当与辅酶Q10结合使用时,NADH能产生能量。但是,NADH除了产生能量之外,还有很多生理功能。这种药确实可以修复细胞和DNA损伤,可以刺激免疫系统,刺激神经递质,肾上腺素,多巴胺和5-羟色胺的生物合成。其促进NO(一氧化氮)的生成,该物质会导致心脏、肺、脑、肾等多器官内的血管松弛。

  事实上对比结果很明显:在其它功效如抗氧化、提高免疫力、增强活力、延缓衰老等方面,NADH与辅酶Q10也许能起到相当的作用。但是,仅从能量来说,NADH可以同时提供能量和促进细胞本身的能量代谢,应该算是技高一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