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的成名离不开辅酶NAD+

  关于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目前我们大家所熟知的就是它对哺乳类动物延衰得到作用,但在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成名之前,它与NAD+的研究是密不可分的。

  NAD+是在体内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辅酶,对于体内多种细胞代谢的都有辅助作用,比如DNA,在年龄增长的时候,体内的DNA也在不断的分解再生,而细胞分解的过程中难免会有DNA受损,这些受损的DNA在修复时需要消耗一定量的NAD+,年龄越大消耗的NAD+就越多,如果体内NAD+不足,那么受损DNA的修复能力就会减弱,受损DNA不能得到即使的修复就会诱发一系列的身体健康问题的产生,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衰老症状。

Herbalmax加大NMN研究力度,瑞维拓NMN终成爆款

  2013年哈佛大学医学院的Dvaid Sinclair教授在研究NAD+的一项小鼠实验中意外发现,食物中摄入NMN的年老小鼠,在经过一段时间后,其身体在线粒体等各项指标上都有逆转,检测数据与年轻小鼠的身体指标相似,这说明NMN在实验中延长了年老小鼠的寿命,这一发现震惊了当时的科学界。

  随后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和哈佛医学院的科学家们先后发现:NAD+前体NMN关于脑出血后削减脑损害,以及改进衰老血管的血流量并增强其耐力都有显着的效果,效果分部被发布于2017年4月的《Nature》和2018年3月的《Cell》。

  也就是说,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作为NAD+的直接前体物质,如果能够直接补充,那么对于未来人们健康的迈进“长寿时代”是有帮助的。

  一向是为消费者健康服务的霍伯麦得到消息,也加入了NMN的研究中,并与加州理工学院、哥伦比亚大学等世界科研机构的生物医学、临床医学及公共健康学专家联合展开关于NMN补充剂的研究。

  研究发现:细胞膜表层有一种被命名为Slc12a8的转运蛋白存在,Slc12a8蛋白会在钠离子的协助下,将NMN直接运输到细胞中,并在体内快速的合成为身体所需要的NAD+,自此NMN不再是拘泥于实验室中的物质,NMN产品也被成功的推出。

参考文献:

Henryk Jęśko, Przemysław Wencel, Robert P. Strosznajder, Joanna B. Strosznajder. Sirtuins and Their Roles in Brain Aging and Neurodegenerative Disorders. Neurochem Res, 2017; DOI: 10.1007/s11064-016-2110-y.
Ann Katrin-Hopp, Patrick Grüter, Michael O. Hottiger. Regulation of Glucose Metabolism by NAD+ and ADP-Ribosylation. Cells, 2019; DOI: 10.3390/cells8080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