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中国:老年痴呆的预防策略,越早知道越好

  NMN中国:老年痴呆的预防策略,越早知道越好

  “老年痴呆症患病率逐年上升,超过10%的老年人在65岁以上。”近日,英国一项“单身患阿尔茨海默氏病的几率高达42%”的调查在微博上引发热议,一时间令许多单身狗感到忧伤。

  医药方面,阿尔茨海默病是一种随年龄增长而发生的慢性神经衰退疾病,远比我们所见的更为复杂。在这些疾病中,老年痴呆症(AD)是最常见的一种疾病,对全球超过4千4百万中老年人的健康和生活构成了威胁。

  更为严重的是,现有的治疗药物仅能减轻老年痴呆症的症状,对已经造成的脑神经损伤无法修复,也不能有效地预防和控制该病的恶化。

  据估计,到2030年,患病人数将超过7千万。如果将来不能出现新的治疗方法,那么在85岁以上的老年人群中,大约每2-3个就有一个AD患者。它们不能记住前几分钟发生了什么,不能认识周围的人,不能正常沟通,需要24小时照顾…

NMN中国:老年痴呆的预防策略,越早知道越好

  怎样预防老年痴呆?

  研究表明,AD具有两种典型的病例特征:老年斑和神经纤维缠结。在这种情况下,老年斑的主要成分是β-淀粉样蛋白(Aβ),而神经细胞纤维缠绕的主要成分是Tau蛋白。

  数十年来,科学家一直在努力寻找可以防止.延缓甚至治愈老年痴呆症的方法,遗憾的是,迄今为止已经有超过200个针对AD药物的临床试验失败了。本研究主要针对已有记忆丧失、交流障碍等痴呆症状的病人进行治疗。

  许多科学家已经意识到一个事实:预防比治疗更为重要。研究人员相信,当记忆衰退,认知退化等症状出现的时候,脑部就已经有了淀粉样蛋白病。

  第一级预防,“前移”治疗时间

  七月十二日,RandallJ.Bateman教授和EricMcDade助教在Nature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StopAlzheimer’sbeforeitstarts》的评论文章,目的是强调“一级预防”的重要性。

  Bateman教授认为,老年痴呆症的治疗时间应该“向前移动”,转移到脑部病变还没有出现时。他把这种方法称为“第一级预防”,即在病前就犯错误,是真正意义上的预防。

  具体地说,一级预防就是在出现典型的病理特征,如β-淀粉样蛋白.Tau蛋白,以及失忆等疾病之前进行药物预防。

  近几年来,大多数针对β-淀粉样蛋白清除的药物抗体试验均失败。甚至有些试验显示有严重的副作用。在过去的5年里,科学家开始转向预防疾病发生前的病理特征。目前有多达11个临床试验正在进行或正在筹划中,所有注册临床试验的参与者都有较高的AD发病几率。这样的临床实验有着很大的希望。

  为何需要一级预防?

  许多迹象表明,在疾病早期采取措施,可以提高药物的疗效。用转基因小鼠作为模型,结果显示,减少β-淀粉样蛋白表达是老年斑形成前最有效的干预手段。

  该研究显示,一旦β-淀粉样蛋白开始积累,其继发于Aβ的一系列病理过程,包括炎症。Tau蛋白磷酸化过多,神经纤维缠绕,会形成自身的恶性循环,而不再依赖Aβ。因此,最好在第一时间将β-淀粉样蛋白清除掉。

  不到1%的阿尔兹海默症患者是一种以DIAD为显性遗传的老年痴呆症。DIAD患者在20.30岁时能产生β-淀粉样蛋白,而其子女的几率将达到50%。对这些家庭来说,一级预防至关重要。

  怎样达到一级预防?

  淀粉样蛋白是一级预防的理想靶点。目前有超过十种酶靶向作用,催化β-淀粉样蛋白的合成,目前正在进行临床试验,有资料显示这些酶可以降低70-80%β-淀粉样蛋白的产生。此外,针对BACE.γ分泌酶的药物也可口服,而其它针对β-淀粉样蛋白的药物则必须注射,而且口服药没有明显的副作用。

  第一级预防试验需要花费几十年的时间,监管者需要根据认知或临床结果来评估药物的预防效果。没有几家药厂愿意为这个漫长的批准过程付出代价。有鉴于此,政府机构开始加大对预防研究的支持力度。

  有些研究者可能并不赞同“目标β-淀粉样蛋白的一级预防”策略。大约有10个针对β-淀粉样蛋白斑块的临床试验在过去5年中都失败了。巴特曼教授认为,这些试验的失败归结为“太少了,太晚了”。

  随着生物技术的不断发展,针对老年痴呆症的预防措施也在不断扩展。2013年美国哈佛医学院教授DavidSinclair教授发现NMN是基于激语c-Jun羟基尾端蛋白激酶(c-JunN-terminalkinase)JNK)能改善AD小白鼠个体行为认知障碍,抑制β-淀粉样蛋白形成,减轻木薯淀粉样软斑在中枢神经系统中的负荷,神经递质损伤及炎症介质。

  目前科学家对于NMN功效的临床实验还在进一步的研究中,但市场上也已经出现了如瑞维拓NMN、基因港等在内的多个NMN品牌,消费者在选择产品的时候,一定要谨慎的选择,避免轻信商家的夸大宣传。